Sui Tang Tang

Sui Tang Tang

Login / Register
Suitangtang 隋棠個人官方網站 | 新聞活動

「雜想」 Suitangtang 隋棠個人官方網站 | 新聞活動 一月, 29, 2015

Esquire- January 2010 ISSUE 53

「雜想」

上個月《那一年的幸福時光》殺青了,跟著一起奮鬥了半年的工作夥伴盡興吃飯唱歌,直到要各自踏上接下來的新旅程,每張紅通通的臉龐上無不淚光閃閃。說了再見後,獨自走回家的路上想去超商買本雜誌,翻翻皮包卻發現出門隨手帶上的一雙皮手套不知道何時掉了一隻,於是又沿路往回找了找,還是沒有找著,算啦,也只好嘟噥兩句就回家了。在電梯裡,看著剩下一隻的手套,怎麼看還是讓人捨不得丟掉,精緻舒適的質感和良好的設計,只要花點心思再利用,仍然會是一樣迷人的配件吧。

 

午夜,回到一個人的屋子,卸妝、梳洗後,捧一杯睡前最愛的熱牛奶坐在地上,靠著被這座不夜城染上五彩霓虹的落地窗一角,心裡很平靜⋯⋯,低頭望著被月光穿過的渺小自己,發現那個映在地上的倒影,就算沒有五官只有朦朧輪廓,我還是知道,黃國芬離開了。是啊,接下來,又要用隋棠這個身分來面對這個時而殘酷、時而動人的世界了;我準備好了嗎?其實答案「必須」是肯定的。

 

這就是我變態的生活⋯⋯,脆弱、疲憊、傷心或是偶爾的信心瓦解,都是必須被隱藏的,它們不能被允許跟工作上的表現拉扯,所以很多時候我都要清醒地把自己切割,尤其我不喜歡被工作影響私底下真正的我,也不喜歡被私底下真正的我影響工作;所以⋯⋯撇開有許多鎂光燈在臉上閃呀閃的那個工作的區塊,我樂在讓自己融入路上的行人裡,就像去夜市大口吃花枝羹,去五分埔為一件百來塊外套殺價,去永樂市場在上萬匹布軸裡揮汗翻找一塊理想中的桌巾等過程,都像是個儀式,在為我洗滌身上累積的浮華,時時提醒著自己歸零。

 

我們已經被這個世界貼上太多標籤了,無論是好的壞的標籤,其實都荒唐可笑莫名,讓自己的價值建立在別人嘴裡任意吐出的評論中,何其悲哀?想起前天我稱讚了一個朋友的服裝,她回我那是在outlet暢貨中心買的,於是我跟她說下次要去那裡時可以找我一起去逛。沒想到她皺眉說:唉喲,妳是藝人耶,那裡都是過季跟特價的品項,妳去那買東西很「難看」!

 

老實說當時我真的無言了,縱使知道這只是無心之論,但不難反應出現下都不再思考,彷彿被催眠般的價值觀:奢華等同上流,節儉等同難看。但事實是,由一面髒兮兮的窗戶往外看出去,再美的風景也只能黯然失色不是嗎?沒有開闊正向的心胸,解讀任何事情都容易扭曲及不公正,更不用提隨之而來帶來給自身的負面影響。

 

跟許多人一樣,我也曾誤把別人對我的讚美當作自我價值的肯定,又用別人對我的批評毀滅了這個虛無飄渺的價值,但最後會發現,那些通通都是假的!我還是我,我並沒有因為那些標籤而實際獲得或失去什麼,反而是真正認識認同自己後,才懂得自己是獨一無二;就像現在躺在我桌上那隻手套,對我來說就算少另一隻也無損它的價值,因為我知道如何更漂亮地運用它;但不願正向思考的人,則只能把它當作「剩下一隻的手套」丟掉吧。

 

JOIN OUR FACEBOOK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