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i Tang Tang

Sui Tang Tang

Login / Register
Suitangtang 隋棠個人官方網站 | 新聞活動

「幸福時光」 Suitangtang 隋棠個人官方網站 | 新聞活動 一月, 29, 2015

Esquire- August 2009 ISSUE 48

「幸福時光」

你的幸福時光都與誰共享?

打開電腦檔案庫,一份份的照片資料夾規矩地排列著。每年自己跟朋友的生日,還有聖誕節、跨年、旅行,快門聲留住的都是和友人的記憶。

如果來個隋棠測驗:請你在3秒內找出一張和好友的合照吧!我想大多數人而言肯定輕而易舉。那假如改成,請在3秒內找出一張和「父母」的合照。如何?找到了嗎?還是你也正在思考,到底資料夾裡有沒有這張照片呢?如果有,又是多久前的?3個月、3年、還是更久前的所謂小時候?

曾幾何時的滴答聲裡,我們開始用家人的規格對待陌生人,卻用陌生人的規格對待家人了⋯⋯。

從小,我們一家人的感情都很緊密,但中間,也不是刻意的,我曾經喪失過對最愛的家人的信賴感。中學時,父母親送我去波蘭唸書。一去這10年光陰裡,頭兩年最先養成的是眼淚全往肚裡吞的本事,因為當時發生任何大小事,我都只能靠自己硬著頭皮想辦法解決,想辦法長大。從忘了帶午餐到學校,卻因為語言不通不敢去福利社買而挨餓一整天這種小事,到全校校外活動要去登大雪山,我卻傻傻誤以為只是郊遊,加上完全沒有家人為我準備任何專業裝束,以至於差點被截肢這種大事都發生過。我開始覺得孤單、生氣,覺得留學一點都不好玩。

那時和弟弟兩人在異地相依為命,無法了解父母親不能陪在身邊,是因為他們要留在台灣賺錢,以供給我昂貴且漫長的留學開支。所以每晚通電話,父母親要我把今天發生的開心是說一遍,我興高采烈的說,但再要我說受委屈的事,我就會一把無名火上來,不但氣到要掛電話,還會對父母親無禮的吼說:「跟你們講有用嗎?!你們能馬上飛過來幫我處理嗎?!」

後來回台灣工作,與家人感情依然緊密,但,也沒變得還包括已養成的報喜不報憂這壞習慣。時常雙親叮嚀的語氣裡,都能感受到他們需要「被需要」的盼望,但我仍幾乎不曾開口尋求一個簡單的安慰,或一個能找回力量的擁抱。習慣了付出而不願被付出的我,就像當時那些幼稚無心卻也尖銳的言語一樣,傷了他們也傷了自己,我卻不自知。

直到有次失戀,剛好是個熱鬧無比的跨年夜。當掛上和對方的最後一通電話時,巨大的悲傷舖天蓋地襲來,我清楚的感覺到全身力量跟靈魂瞬間被抽乾,我動也動不了。

用剩下的一丁點力氣拿起手機,直覺地撥通了父母家的電話,父親如常的一聲「喂」。因不想被聽出不對勁,我只能冷冷地擠出:「爸,可以來帶我嗎?我想回家。」另外那頭平時總愛碎唸兩句後,才裝得心不甘情不願來載我的父親,當下毫無猶豫回說:「好,妳等我。」一定是父女間的心電感應吧,他知道我出事了。那晚心急如焚的父親只花了一個半小時就從台中飆車來到淡水。

視線裡一條黑的南下高速公路,除了兩排路燈只剩零星幾輛車呼嘯而過,車裡也安靜的讓我頻頻聽到父親心疼的嘆息聲。突然間,車窗外漆黑的天空裡,煙花燦爛!看了一眼手錶,十二點了⋯⋯然後,我把頭轉向了窗外,假裝看著飛舞的漫天煙火,其實,早已淚流滿面。因為已經記不起上次和父親一起度過這種特別的日子是多久前了,好不容易父親等到有我陪伴共度的這天,卻是一個傷心破碎的我。我覺得很慚愧很慚愧。就在那一刻,我扎實地明白了誰會永遠愛我,永遠的接受我⋯⋯無論我有多榮耀,或是多不堪。在此,我想祝全天下的父親,父親節快樂!還有全天下的母親,辛苦了!而為人子女的,無論累了,還是想念了,就回家吧。

JOIN OUR FACEBOOK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