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i Tang Tang

Sui Tang Tang

Login / Register
Suitangtang 隋棠個人官方網站 | 新聞活動

「Love You Forever」 Suitangtang 隋棠個人官方網站 | 新聞活動 一月, 29, 2015

Esquire- July 2009 ISSUE 47

「Love You Forever」

曾經有過說不出口的再見嗎?

不是說完下一秒已經開始期待見面的甜蜜kiss bye,不是徹夜未眠與好友的滔滔不絕,也不是知道終有相逢天的一句珍重再見。而是,有些人事物,我們就是千祈萬盼的希望永不與之分離,卻仍舊一點力也使不上去,因為這時橫越在眼前、彷彿不停重擊我的心臟、讓我幾乎無法呼吸的巨大敵人,是生命的結束。

一如往常的熱鬧Friday night,手裡握著一瓶礦泉水,我站在臺北最喧囂也最炫目的十字街口等紅綠燈,像往常一樣準備去健身房運動。等待中的我下意識摸出了口袋裡的手機,一邊看著對街緩慢倒數的小巨人,一邊撥了母親的電話,以為話筒那端會像過去每一天一樣傳來她慈祥又開心的一聲:「寶貝」。電話通了,那頭卻傳來她明顯壓抑著驚慌,以及急促呼吸的聲音說:「妹妹,畢魯(我家的大老狗)站不起來了,我在帶牠去醫院的路上,晚點打給妳。」旋即掛了電話。

頓時也不知所措的我還是進了健身房,但整整有30分鐘,我都心不在焉的一邊跑步、一邊盯著機器上寂靜到讓我抓狂的手機,直到母親的來電顯示出現在螢幕。我沒有那麼害怕按下接聽鍵過,好怕一開口,慌亂的眼淚會比聲音先落下來。於是口乾舌燥的我只能緊緊閉著眼睛沈默的聽著、等待著話筒那端傳來任何可能的已在我腦海裡繞了千百遍的消息。母親的聲音還算鎮定,因為急救後初步檢查發現,是感染造成了肺積水,但本來大大鬆了口氣的全家人,卻隨著往後兩天緊接著的一連串檢驗報告出爐,心都碎了。

狗狗得的是無法根治的淋巴癌。我們接下來還能有牠陪伴的時間,剩下或許幾個月,或許一年。於是聽從醫生的建議,我們讓牠做了並無法完全康復的第一次化療。像人一樣,牠會掉毛,會嘔吐,而且沒有食慾,幾乎不太吃東西,只能全天候打著點滴。我每天去醫院看牠,也總是會發現牠比前一天又更瘦了。不出一個禮拜,原本大大壯壯的身體竟然瘦的一摸只剩滿身的骨頭⋯⋯。

或許有人會問,那為何還要選擇化療?我當然了解這個藥打下去牠會有多難受,尤其,牠一輩子任勞任怨的保護、陪伴我們全家已經15個寒暑,牠已一把年紀,還捨得牠受這種折磨嗎?但是,多麼心酸的體悟,人原來可以這麼、這麼、這麼地自私⋯⋯全都是因為硬是想要牠多留在身邊,哪怕一分鐘也好。於是,我們選擇了假裝視而不見牠的難受。

從此,每天反覆在我心裡翻騰的最困難的人生課題就是,要如何說再見?因為當下次發病,我希望任何的決定,一切都是為牠。

人最悲傷也最快樂的事,就是會擁有太多的感情來揉成了人的一生,導致任何人事物進出我們的生活總無法船過水無痕。而最痛苦的,莫過於死別,它是最濃烈情感的永久剝離,硬生生、血淋淋外,更是強迫的,無法回溯,無法彌補,無法選擇,只能被動地接受。今天的我當然還是沒有答案來應付這門課題,可能就像最嗔痴之人,放任情緒進黑暗幽冥走一遭。是我脆弱嗎?還是人類其實本不堪一擊,單單是生老病死,已夠我們承受⋯⋯。

JOIN OUR FACEBOOK PAGE